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汽车

灾区心理创伤恢复:心理工作者必须有的放矢

2018-11-08 17:46:40
灾区心理创伤恢复:心理工作者必须有的放矢 新华网昆明5月25日专电汶川大地震后,灾区大众的内心同样遭重创,心理过激反应每天都在发生:抱怨、叱骂、抑郁、愤懑、以泪洗面……一场更为艰巨的“心理救灾”燃眉之急。

日前,记者专访了中国心理学会会员王星波,他提出:“进入灾区的心理工作者必须有的放矢!” 王星波说,这场灾难带来的心理冲击几乎是井喷式的,太快太猛。

因此,当地群众通常会进入四个心理阶段:1是否认期。

很多人会拒绝承认它,会麻痹、晕厥、晕死,这是身体防御机制在起作用,试图阻断与外界的联系。

此后是抱怨期。

他会出现外归因和内归因,前者怪天怪地怪别人,甚至可能产生暴力倾向。

比如他会抱怨某某,为什么偏偏那个时间要把他叫进房间里来,然后就在那一秒钟地震了;还有就是内归因,拼命抱怨自己、自我攻击。

第三个阶段就是抑郁期。

他会非常内疚,为什么自己能活下来,亲人却离开了。

他变得非常自闭、自卑。

再过一段时间后一般会出现第四个阶段--接纳期,情绪趋于稳定,逐渐接受现实。

王星波说,心理工作者抵达灾区后面对不同的心理状况,处理起来要有针对性。

对否认期,有效的心理危机干预是陪伴、轻抚、拉手、有节奏的拍打,让他回到现实中来。

在否认期里做认知改正完全没有意义。

抱怨期,我们必须让他进行情感发泄,不能阻断它,重要的是倾听和陪伴。

这时如果强行做认知矫正也没有意义,说太多的大道理只会让他更自责。

抑郁期,可以做一些支持性的心理治疗,比如鼓励、适度的认知,可以引导孩子画画、叠纸鹤、游戏之类,但内容一定要积极放松,千万不能鼓励他们画出家的样子啊、亲人啊什么的。

接纳期,他的情绪比较稳定了,就可以完全参与了,可以泛论生命的意义、生活的意义,给他信心。

根据个体差异,这四个阶段一定是时间不一、反复交叉的,所以,心理工作者抵达灾区后首先要对创伤做出全面评估,要做到有的放矢。

王星波说,眼下的处理方法是做团体咨询,充分发掘团队的从众心理、场效应,用积极的相互感染和暗示共度难关。

特别是学生、孩子,让他建立一种团队感受特别重要而有效,要积极引导他们做一些集体游戏。

这对成人也很有用。

王星波,心理工作者只是施救机制的一个组成部分。

必须看到,大量植入社会支持系统的信息至关重要,这比心理危机干预更重要。

比如政府的支持,民政、妇联、医疗、社会团体等等的爱心和保障。

政府必须发出声音,正面信息要反复给到。

此前,总书记和总理的亲临灾区、三天的哀悼日都是很好的支持。

对孩子来说,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