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医疗资源不平衡挂号费门槛能挡住号贩子吗

2018-10-12 21:02:44

据《法制晚报》报道,近日,在全国政协医疗卫生界别小组会议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大医院院长刘玉村指出“号贩子”问题根本在于医疗资源供需失衡,建议提高挂号费诊疗费用,降低药费检查费,并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。

刘院长“提高挂号费”的办法引来颇多争议。有人认为,此举会变相增加病人负担,不但无益于解决“看病难”,还会加剧“看病贵”。

按照刘院长本人的表述,提高挂号费的目的是设立“门槛”:“保守估计,现在300万门诊量里有至少100万人次是没必要来的,但是北大医院挂号费不贵,取药方便,服务便捷,他为什么不来?如果提高挂号费,门槛稍微高一些,自然就挡住了一部分人。”他的想法是否可行暂且不提,但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另一个“老问题”——医疗资源不平衡。

的确,很多慢性病人,是不需要去大医院看专家的,但医生明白的事,患者未必就知道和了解。出于对患者健康的担心,尽量去大医院找名医看病,这是绝大部分人的想法。基层首诊和分级诊疗制度虽能分流一部分病患,但如不强制分流,则出台分级诊疗制度毫无意义。可要是强制分流,此举很难得到病患理解,容易激化医患矛盾。

从本月起,北京展开试点,15位专家不再对外挂号,而是以团队的形式出诊,团队其他医生对患者进行初诊后,再决定是否将其转诊到专家手中。笔者认为,这是在医疗资源供需不平衡的情况下,对患者实行分流的一种有益尝试,既减少了专家问诊数量,又能提高专家问诊效率,是对专家和患者的“双重负责”。

医疗供需的问题普遍存在并且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,关于患者分流,以医疗界为主的社会各界人士想了很多办法,这次刘院长提出的“提高挂号费”也是从平衡医疗供需矛盾的角度出发。

由于各地医疗软、硬件条件各不相同,在整个医疗行业范围内实现患者分流难度很大,但在大医院内部实现患者分流,操作性就比较强,也比提高挂号费更容易让患者接受。

在具体操作上,首先,医院分诊台不能只咨询不引导,更不能只让护士值班。应该调配有经验的全科医生坐镇,判断病人是否需要挂专家号,以便把优质医疗资源让给更急需的人。视病情危急程度分配专家号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号贩子问题。

另外,从长远来看,增加医生资源势在必行。即便是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公立医院里,医护人员的数量也远不足以满足患者需求。同时,基层医院特别是社区医院缺医少药的问题仍然存在,只有从根本上加大医疗人才的培养,才可能逐渐解决问题,实现公立医院真正的“扩容”。

医疗是根本性的“民生大事件”,看病难、看病贵、医患矛盾等现实问题的存在,影响了民众对医生的信任,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在于保证公立医院的公益属性,简单地说,就是要让患者走进医院,能够得到医护人员的帮助,而不是感觉自己“任人宰割”。正是因为民众对于医疗公益性有所期待,“提高挂号费”的说法才会引起比较大的反弹。

所以,加大政府医疗投入、完善医院资金与业务监管才是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与技术水平的办法。从当前情况来看,尽快在大医院内部实现患者分流,并且让大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共享医护人员资源,才是解决挂号难的步。

产业投资内参

有价值的产业投资参考

中投顾问

产业投资咨询服务专家

家具抛光轮
翠湖绿洲花园样板间-佛山
上海SMT
家具抛光蜡
翠湖绿洲花园周边配套-佛山
THT图片
家具搬运
逸彩美寓-佛山
上海SMT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